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吉祥兽系列之六] 色迷心窍2 > 正文 分节阅读_7

正文 分节阅读_7

作品:[吉祥兽系列之六] 色迷心窍2 作者:凌豹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脸红如醉酒,全场全都陶醉在他的美色之下。

    「多谢……」他还不知道这瘸腿伤疤男子叫什麽名字。

    那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姓立,叫立难水。」

    华清泉嫣然一笑,「多谢您,立老板,前些日子的失礼,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立难水笑道:「就是有那些事,我才知道泉少爷是最难得一见的好人,你一定是菩萨转世,又有好心肠,又漂亮,我当初拿了你的银钱,还不知该怎麽办才好呢!」

    他爽朗的大笑,华清泉终于知道他没有把那件事挂在心上,他微红脸蛋,仍是不好意思的道:「是我太蠢了,竟把你当成讨钱的……」

    「没这一回事,我很高兴能见到知名的泉少爷,你送给我的银钱,我正想着法子,要变些花样还给你呢。」

    华清泉不懂他的意思,只好脸含微笑,立难水对华清泉声声句句的赞美漂亮,又称赞他心地似菩萨一般,让石高野听了十分舒畅,他一手亲密火热的搂过了华清泉,华清泉仍是面带微笑,笑容却一下黯澹了许多。

    过了几日,石家里送来了立难水说要送给华清泉的东西,石高野本就好嫉,怎能忍受有人私自送东西给华清泉,就算那人貌丑如猪,是个瘸子,他也不能忍受。

    他脸色黑煞,华清泉带开了遮掩的红布巾一看,笑了出声音,连石高野也不知他在笑什麽。

    华清泉解释道:「老爷,我那一天不是施舍了立老板银钱吗?」

    这事华清泉早已向他说过,他点了头,华清泉道:「那立老板将那些银钱装饰在枯木上,你看看,这就好像是树上长了金钱,我看是聚财的意思,他的意思是祝我们财源广进,也顺便把当初我施给他的银钱还给我。」1]

    石高野这才转向那礼物,那礼物只是个盆栽,上面弄了块枯木,枯木上布满了碎银,看起来也颇有奇趣,远远看,银钱还会发亮,不是什麽大礼,却也布满了巧思。

    看来对方只是把华清泉施的银钱,变个方法还回来,也不算是礼物,华清泉又看它娇小可爱,喜欢得紧,他才同意让华清泉放在书房里的桌上。

    因为这几件事,他对立难水就特别的有印象,立难水想要涉足金银方面的设计买卖,卖给高官厚爵,他上次送的那只凤凰饰品就震惊四座,石高野知道他想借助他的店面,寄卖这些东西。

    金矿、银矿总有挖空的一日,但是这些小玩意,作工细腻,花得实金实银很少,但却能抬高许多价钱。

    「那你把你的货源拿来给我看看。」

    石高野这麽一说,立难水立刻就带了好几盒到石高野的家里,他坚持不肯在客栈里会面,看这些东西。

    只道:「金银总是不宜露白,更何况我带了这麽多的好货,我又行动不便,万一被人抢走,我的损失就大了。」

    石高野也觉得他说得有理,只好招待他来家里,他打开了木盒,华清泉哇一声地叫出,里面有配戴的,也有玩赏的,全都既可爱又高贵,他看得爱不释手。

    他拿着一支做成花状的发簪看得十分喜欢,立难水也很会做生意,他让石高野看完了他的货色,将所有的东西放入盒内,就是没放那只花簪。

    他道:「泉少爷喜欢,是它的福气,就给泉少爷吧。」

    华清泉手中这枝作工最细腻,也最漂亮,他不敢收,要立难水开个价钱,立难水不肯,华清泉虽然喜欢,却不愿白收,两人推推托托之间,石高野早就觉得不耐烦。

    「收下吧,我会把立老板的租金收少一点。」

    「谢谢石老爷。」

    立难水表情沉稳的道谢,华清泉也脸带喜悦的微笑,就在此刻,立难水轻声道:「石老爷,不瞒你说,我也有在做金银的盘扣,十分的可爱,像泉少爷这样身价不凡的丽人儿,就是适合那样的东西来衬托身分。」

    「金银的盘扣?这什麽东西?」

    立难水从掌心里忽然现出了好几只金银作的鸟儿啄着木支,「这是我们师傅研究出来,特地为一些需要的人做的,这身分不一样,当然连盘扣也跟一般不同。」

    立难水压低了声音道:「我上次到京城,还为相爷夫人也做了这样的盘扣,后来夫人拿了一件衣裳要我再做一次,我看那衣衫布料完全不同,料想是内宫里的人。」

    他说的抬高了身分,也说明了自己不是随意贩售,在石高野心里,原本华清泉就是无上的珍宝,什麽世俗的东西,他都该佩用最好的,立难水这一说,挑起了他的好奇心。

    「那你做一件来看看。」

    立难水道:「这当然是要做得合身,所以若能让我帮泉少爷量个身子的尺寸……」

    石高野妒心奇重无比,无肯让男子的手摸到华清泉美丽的身子,他阴沉着声音问:「难不成你也这样要求相爷夫人,也这样要求那内宫的贵人吗?」

    难水连忙摇手,「她们是贵气的人,我怎敢,我派了师傅的女家眷量身订做,这世上只有她们两人才有这样的福气,是我见泉少爷心善又美,总觉得也该让泉少爷做上一件,若是石老爷觉得不妥,那当然也不便再谈下去。」

    那鸟儿啄着小树枝的样子做得活灵活现,华清泉见石高野脸色,再加上他往常的行事作风,就知无望。

    他有些失望的将那盘扣放在桌上,脸上虽带着笑容,总是失望。

    「老爷,这是奢侈的事儿,我又不是内院的贵人,也不是相爷的夫人,不必做到这些的。」

    「说什麽话,你比她们更加贵气。」

    当日那位大师就说过,得到华清泉便能成为一国之君,他现在俨然就是商业上的霸主,那华清泉当然是后位,怎会比不上那些人。

    「好,我让你量尺寸,但是我要在场。」

    「这是当然的,不过老爷儘可放心,我是个瘸腿的人,就算敢对泉少爷有什麽不规矩,他一手推我,我就倒了。」

    「那倒也是,他也不会看上你的。」

    石高野说得难听,对他讲话充满了蔑视,华清泉反倒不忍,他轻声道:「那就现在量吧。」

    石高野道:「等会要与知县设宴,下一次吧。」

    华清泉怜悯道:「老爷,立老板脚不方便,既然来了,就让他一次事情办齐,何必要他多跑一趟。」

    石高野根本就不在乎他人的痛苦,「他多跑一趟算得了什麽,他脚不好,不能做生意?那他儘可不做我石家的生意。」

    华清泉难得的拗了脸色,只因为石高野话讲得太过难听,再加上之前,他竟施舍给立难水钱,总是觉得有愧,不愿意石高野这样贬低他。

    华清泉坚持要现在量,石高野又得马上出门,最后是石高野认输了,而且一看那立难水的鬼样,华清泉怎可能跟他有什麽暧昧。

    「好吧,你要量就量,晚上回来,我们再谈。」

    他急着出门,也为了不让华清泉的肌肤被第三者看见,他只派了人在门前守候,要是华清泉一喊,就打了进去再说。

    华清泉进了房门,脱得只剩薄衣,让立难水量尺寸,立难水一瘸一瘸的走进房间,他的双手带了些硬茧在他的身上轻抚着。

    华清泉只觉得一阵的刺痒,却不是不舒服的感受,他站直身,立难水还沙哑的道:「泉少爷,您的头发又长又美,石老爷一定十分疼爱您,您看您说一句话,老爷子就任着您,您真有福气。」

    华清泉轻笑,脸上却在石高野不在时,泛着忧愁,旁人只见着外相,那里知道他心中的苦处。

    「是老爷厚爱。」

    他那幼嫩的乳尖在冷空气中、薄衣下隐隐约约挺了起来,立难水粗糙的手指随着量尺,轻轻的压在那乳尖上头,有一点点疼,又有一点点痒,华清泉开始觉得后背有些些不明发热。

    「立老板,量好了吗?」

    「还没,快好了,量仔细点,回去才能做得好一些。」

    他终于松开了皮尺,华清泉的乳尖已经顶住薄衣,露出了两小点的凸出,华清泉脸红了,他知道立难水没什麽意思,自己的身子却反常的发起热来。

    他摸着他细嫩的腰侧,那地方原本就是华清泉敏感的部位,华清泉不太适应他碰那个部位,他低声道:「立老板,这样就好了,我不量了。」

    「泉少爷,再一会就好。」

    他放柔了声调,又靠的近,华清泉闻到他身上一股男人的刚毅味道,虽然他瘸了,又带着疤,总是个男子。

    他霎时脸红心跳,总觉得这味道十分近似以前在床上怜爱过他的辛汉宕,他竟连下半身都有了感觉。

    他慌张的怕起来,不肯再量,轻推开立难水道:

    「够了,立老板,做不合身也没关系,这样就好。」

    立难水抬起脸来,他神色也有些怪异,双眼散发出火热,华清泉全身都颤了,他赶紧披上衣物,抚着不断急促跳动的心口坐在床头。

    他另一手掩住了脸,他是怎麽回事,对方是个残废的人,脸上又布满疤痕,他怎麽身子发着热潮,好像欲跟对方茭欢,难不成就像那些外面传的疯言疯语,说他总有一日会受不了寂寞,会想要偷人。

    「那尺寸量好了,我先出去了,泉少爷。」

    立难水恭敬地行了礼才离开,华清泉转头看他关上房门,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没离开过他的身子,让他的身子热度又上扬了好几分。

    一等到门关上,他下部自行有了感觉,抵住了裤子,他羞惭不已,这些年来他侍奉石高野,几乎没有这种需求。

    有时石高野也会碰他这个地方,但那是被长久碰触后,他又年轻,才会渐渐有感觉,并不像今日一样,立难水根本没碰他下部,他就已经热起来。

    「我这是怎麽一回事?」

    他轻轻按住热胀的部位,感觉却十分强烈,后方也抽动着,彷彿记起曾被男人贯穿的快乐,羞耻涌上了心里。

    他急急的穿上衣物,不敢再碰,他呆坐在书房里,石高野喝到半夜才回来,他喝得十分开怀,华清泉小声道:「老爷,大夫不是说过吗?叫你不能再喝酒了。」

    「我今天开心嘛!知县给了我一瓶神油,清泉、清泉……」

    石高野在他脸上乱吻着,华清泉勉强忍受着,但是他不知从哪里拿出小瓶,里面倒出的油是红色的,他涂满了他自己的下部,却仍是不振,只能感觉到热热的,石高野一急,也将那油抹进了华清泉的下面。

    华清泉咬牙呻吟了出来,他下面好热、好难受,石高野喝醉了,在他身上乱蹭着,很快就醉得睡着,他却又疼又热,难以忍受。

    他皮肤幼嫩,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他哭了出来,又不能大半夜叫下人去拿水来洗那个部位,他们自己到后院,汲了些水,水碰上会凉,不碰水就热,但他不可能一直光着屁股在后院洗那个部位。

    石家仆役太多,若让人看见了,他就不必做人了。

    他想着石家附近偏远处有个小溪流,那里平日都没人,他又痛又痒,再也难以忍受,他开了后院的小门,直接奔出到那条小溪去,他脱了下裤,马上往溪水深的地方走去,让流动的清水清洗那个部位。

    他一边哭一边走,被人从后面抱住了,那人厉声道:「你干什麽?」

    华清泉哭道:「我好难受,放开我……放开我!」

    「再难受也不能寻死!」

    华清泉咬紧了牙,他打了对方胸膛好几下:「我不是寻死,我是……是……」

    这麽羞耻的事,要他怎麽说得出口,他哭得梨花带雨,那人也终于发现他脱下了下裤,屁股是光裸的,他微微一愣,华清泉就着月色,看清抱着他的是下午来过的立难水,不知怎麽回事,他竟在这里。

    「我好难受,拜托,放开我……」

    身体的疼痒,大过了心里的羞耻,华清泉哭泣吐实道:「我那里被抹了东西,又疼又痒,我只是想要溪水洗掉它。」

    立难水脸上有点尴尬,但他轻柔的把他抱扶到了水较深的地方,两人靠着一块巨石,让溪水的位置刚好可以洗到他那个部位。

    溪水洗过,不再那麽疼了,但是麻痒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他手心紧紧的拽住立难水胸前的衣服,因为难受,他哭湿了他胸襟的衣裳。

    「被抹了什麽?知道吗?」

    立难水声音既低沉又温柔的询问,华清泉摇头泪流满面,「不知道,是红色的油。」

    「那叫神油,效用很强的。」

    华清泉又哭了出来,现在连用水洗也没用了,那羞耻的部位又痛又痒,他想伸手去抓,但是在陌生男子面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