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吉祥兽系列之六] 色迷心窍2 > 正文 分节阅读_9

正文 分节阅读_9

作品:[吉祥兽系列之六] 色迷心窍2 作者:凌豹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宕老实道:「 我对清泉也依然旧情难忘,这些年来还未成亲,就是希望能弥补清泉的痛苦,将他带在身边疼惜。」

    石高野听得窝心,他道:「 你的祖契还放在我这里,我先把辛家大宅的地契还给你,让你好好的发挥,你也该去清扫一下爹娘的墓地,到时我们再来谈清泉的事情。」

    华清泉依着礼貌,送辛汉宕到门边,辛汉宕到门口时,握住了他的手心,华清泉忧伤欲泪的脸孔脱俗美艳,辛汉宕几乎看傻了。

    「 我真的很高兴你没事。」

    华清泉轻声说道,这一句话蕴藏了多少情意跟担忧,他听得出来吗?

    辛汉宕多摸了他手心一下,他手心湿热,华清泉怕被石高野看见,急忙抽回了手,闲谈关心问道:「 辛总管跟牛伯还好吗?」

    辛汉宕澹澹道:「 都死了,毕竟我们流落异乡,很多事不比在家乡里头。」

    华清泉听他讲得轻描澹写,想必那处境一定百般难受,他悲伤道:「 才九年,人事就已经全非。」

    「 清泉,只要你一句话,叔父一定会答应我们在一起,况且他快死了,他死了,财产说不定都是你的,到时我们这一辈子不必辛苦,也能幸福安稳的在一起一生一世。」

    华清泉错愕无比,从没想过辛汉宕竟会说出这种没志气、可恶至极的话,他脸面忍不住拉下来,他讲这是什麽话,这是人讲的话吗?

    「 什麽死不死跟财产的,你若想要银钱,就自己去赚,况且老爷对我很好,我不准你咒他死。」

    辛汉宕大概没想过他会这麽说,他放软了音调,「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清泉,今晚我在辛家大宅等你,你来见我,我们叙叙旧。」_

    他说叙旧时,手指还在他手臂上捏了一下,摆明意思不是只有讲话而已,华清泉忽然觉得恶心极了。

    他一把甩手,刚才的感伤跟情意立刻烟飞云散,他脸色难看道:「 石总管,帮我们送客。」

    他不顾辛汉宕在说什麽,自行走回了房间,让石总管送客,石高野在床上休息,他仔细探视着瞧着华清泉的脸色,低声问道:「 怎麽?你见到辛汉宕,难道一点也不高兴吗?」

    「 没有,老爷,他是他,我是我,我们再也不相干了。」

    他回答得中规中矩,再度的坐回床边,照顾着石高野,石高野今晚早睡了,睡了都没醒,虽然辛汉宕约他今晚见面,他却根本就不想去,他只觉得辛汉宕有点奇怪跟恶心,莫名的,他根本不想再见他第二次。

    夜深了,他下了床,却是吹熄了烛火而已,没有偷偷摸摸到外头去会辛汉宕。

    他上床睡在石高野的身边,黑暗里,石高野张开了阴沉的双眸,眸中奸恶的神色,没有因为华清泉睡在身边,而有一丝的收敛。

    辛汉宕回乡了,他大肆的重新整理辛家宅邸,而且还热闹地办上一场流水席,还在族人面前到双亲的墓前跪拜,他这几年欠的钱也寄回来还清了,族人竖起大拇指,说他是个好男儿汉,至少他有借有还,没有拖欠。

    对于过去九年来的事,他只以一句辛苦来打发而过,他搬进了辛家,请人来敲敲打打,重新整理门面。

    有人说他在外地赚了钱,所以回来了,对于辛总管跟牛伯,他也只以一句过世了解释,石高野身子比较好了之后,带着华清泉到辛宅去见辛汉宕,辛汉宕奔了出来,对华清泉痴迷的脸色根本旁人一看就知晓。

    从此后,为了扶持辛汉宕的生意,石高野带着辛汉宕出席了宴会,华清泉也必须跟他们一起出席。

    华清泉最不能忍受的是辛汉宕对他色迷迷的目光,以前的辛汉宕不曾对他如此痴迷,就算他要他,也不会是这种下流的眼光跟令人作呕的感觉。

    尤其是他的手常会有意无意地碰触他,从他的眼色,摆明他全都是故意的。

    今天他座席安排在石高野与辛汉宕中间,辛汉宕跟旁人讲话,竟一只手放肆地摸到他的大腿,他再也难以忍受,立刻起身站起,往茅厕的地方走。

    才刚洗完手,辛汉宕就压住了他的身子,他兴冲冲的嘴就要按过来强吻他,他再也受不了他这些时日自以为是的挑逗了。

    虽在九年前,他也在走出茅厕时,被辛汉宕强吻,但是那时还没有那麽深的厌恶感,她现在对辛汉宕厌恶极了,觉得他四处吃他豆腐,一脸下流,看起来就像个荒淫无度的好色之徒,若不是此刻光天化日之下,他恐怕早已强要了他。

    「 你放手!放手!」华清泉气得踩他的脚。

    辛汉宕被踩痛了,怒吼得推他,将他推撞在石壁上,让他背一阵发痛,「 你装什麽贞节,石高野那老头子根本就满足不了你,我知你想要我,想要的要命!」

    虽然以前辛汉宕也用类似这样的话骂过他,但是当时他骂的感觉比较像怒气冲天的口不择言,眼前的辛汉宕,却是下流般的想要舔过他的身子。

    从辛汉宕回来之后,他就一直让他觉得恶心想吐,越接近他,这种感觉就越强烈,华清泉甚至看到他溷浊色迷的脸,就一阵难受的反胃。

    天啊,他以前为何会爱上辛汉宕?难道以前辛汉宕就是这副样子吗?不!不!不可能的,以前的辛汉宕英气飒飒`一身傲骨,就是跟现在不一样。

    「 你别再接近我,我受够了!你再敢接近我,我就跟老爷说你对我不轨,看你是要命,还是要色?」

    「 你是嘴巴狠辣那一型吧,其实下面已经湿淋淋了吧!」

    他嘴巴低俗,还把他抵在石壁上,竟用身体的优势,将下身往他下身贴,那热物津贴的感触,让华清泉差点恶心的吐出来,他就算这九年来再怎麽没有男人,也不必他来安慰寂寞。

    他的抚触只让华清泉感到恶心想吐!

    第七章

    他要叫人,辛汉宕反倒吻住他的嘴巴,让华清泉恶心的想吐,他湿淋的嘴强要舔他的唇内,华清泉用力推他,却反倒激起了他的兽欲,一道沙哑的声音低吼制止道:「 你在干什麽?」

    辛汉宕一愣,他脸色不满,却只好整整衣物,往大厅走去,华清泉头发散乱了,他勐力的擦着自己刚被吻的嘴,委屈地哭了出来,他蹲下身子,哭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把唇内的口水吐出来,不断地用水洗着唇,那种恶心的感觉根本就洗不掉。

    立难水拄着拐子,走到他身边,温柔地拍抚着他一直吐的背,他哭的脸上站满了泪水,捂住嘴狂哭着,他那麽多年来心心念念的辛汉宕,感觉却是如此的不堪下流,自己些年的牺牲,只是为了换来这样的结果吗?

    「 你还好吗?」

    他也蹲下身,温和的问着他,华清泉近日来,每次出了什麽事,都刚好是这个瘸腿的男人在他身边,他的温文儒雅,相较于他脸上的疤,让人看不出他竟是这麽温柔的人。

    就算这个人曾在小溪佔有过他,至少他没有很深的厌恶感,但他对现在的辛汉宕,真的觉得恶心至极。

    「 对不起,让我一个人稍微的静一静,他让我想吐。」

    「 没关系,我陪着你,以免他又进来了。」

    华清泉一想到辛汉宕很有可能再进来对他施暴,他全身窜过颤抖,紧紧抓住立难水的衣袖,现在他摇头不愿意他出去了。

    他不断地漱着口,连立难水看了都不忍,制止他道:「 够了,够了,乾净了。」

    「 不乾净,一点也不乾净,他恶心死了!」

    一想起刚才被强吻的感觉,还有他说的那些下流至极的话,华清泉只觉得非常恶心,立难水用指尖抬起他被泪水沾湿的脸,在他洗得快要脱皮的唇上轻吻一个,低语道:「 这样就不恶心了。」

    华清泉呆了一下,立难水将他扶了起来,明明刚才辛汉宕的吻还让他恶心想吐,但是眼前既丑且瘸的男人,不过是轻吻了他一下,那种感觉果然消减了不少。

    「 到大厅去比较安全,至少众目睽睽之下,他不敢乱来。」

    立难水言之有理,华清泉拍了拍脸面,让自己哭过的脸比较整齐了些,他才敢走进大厅,这一次他跟石高野调换了位置,让辛汉宕的身边是石高野,而他的身边是立难水,他往立难水的方向靠近了些,现在能离辛汉宕多远,他都愿意,无形之间,他竟把三番两次救他的立难水当成了稳健的靠山。

    辛汉宕不只在外面对华清泉乱来,他现在登门入内,竟也跑到石家来,他露骨望他的身体的眼色,分明是想要他的身体。

    幸好他来时,石高野都在,他还不敢太过夸张,但是华清泉受够他的到访,他对石总管下了令,更对守卫下了严令,不准辛汉宕来访。

    石总管有点讶异他的命令,他深知他与辛汉宕过去的那一段情,而且辛汉宕日日来此,不就是为了要与华清泉再续前缘,虽然他不太相信石高野会成全这一件事,但是石高野竟也没拒绝辛汉宕的来访。

    「 是要说你不在吗?要不然老爷并没有拒见辛少爷……」

    华清泉为了这一件事烦心至极,他难得的摔了桌上的东西,什麽都好,他快受不了辛汉宕了,只要他用眼神看他,他就有那种衣服被他用眼睛脱光的奸淫感,感觉他就是在他脑子里对他做尽了下流的事,那种感觉恶心透了。

    「 什麽理由都行,就是不要让他接近我三尺之内。」

    石总管愕然地听了这一段话,看来华清泉对辛汉宕的厌恶非三言两语可以理清,他遵命而行,根本就不让辛汉宕进入石府。

    这让辛汉宕气得牙痒痒,甚至对他放话道:「 是你家老爷要我按时来了,你不放行,等我告上了石高野那里,你就有好戏看了。」

    石总管岂肯听他的废话跟谎言,一律把他驱赶出门。

    辛汉宕回了辛家大宅,石高野正在辛家等着他,阴沉的双眼没显露任何情绪的道:「 事情进展得如何?」

    辛汉宕说得口沫横飞,「 石老爷,您交给我办的事,一定没有问题……」

    石高野拿起桌上的东西朝他丢了过去,「 什麽石老爷,要叫叔父,我不准你在外头给我露了疑点。」

    辛汉宕急忙道:「 是,是,叔父,这事情当然是大有进展,华清泉迷恋我迷恋得要死,在酒楼的茅厕前他就已经对我投怀送抱,若不是那里没有床,我保证他已经脱了衣服,要我赶快上了他。」

    他歪扭了事实,石高野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形如鸡爪的手心紧紧捏着手里的东西,就像要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捏碎。

    「 不过那石总管真是可恶透顶,竟不让我进石家去,叔父,您帮我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 这事我会办的,你给我办好这件事,只要你勾引得了华清泉,我说过了,不知这间宅邸送你,我还会让你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银钱。」

    辛汉宕连声道谢地送他出门,他只知道自己不但可以吞了那个又美又骚的华清泉,还会有无数的银钱供他挥霍,这世间上再也没有这麽便宜的生意了。

    至于石高野为什麽叫他扮作另外一个什麽辛汉宕的身分,来勾引自己的男宠?那有钱人的想法,他这种穷人怎麽搞得懂,反正他只要有钱进袋就够了。

    他脑子里早已想过,等他真的把那个骚到不行的华清泉给勾上了床,他一定要整得他叫哥哥,看他还敢不敢在自己的眼前拿乔。石高野回家询问了石总管辛汉宕所说的事,石总管没有

    隐瞒的道:「 泉少爷好像很厌恶辛少爷,还不准他来石家。」

    「 哼,他做做样子而已。」听了那假辛汉宕的话,他连连发出冷笑。

    「 但是……」

    石高野没让石总管有时间说完,他冷冷道:「 你把清泉叫过来,我有事问他。」

    华清泉不知所以然的被叫来了书房,石高野问道:「 我怎麽听说你不准辛汉宕来家里?」

    华清泉柔弱着脸庞,眼里却含满了泪水,想起那一天他恶心的强吻,若是让他能够进入石家,说不定哪一天,他找着机会,就会趁四下无人之际奸淫了他,一想及可能会发生这样的状况,他就全身一阵恶寒窜过。

    他宁可失身给又丑又瘸的立老板,也不要被那个辛汉宕碰上一根汗毛,若被他碰了,他宁可去死。

    华清泉跪在石高野的脚旁,想起自己的委屈处,哭道:「 老爷,我受不了他来,有些话我前阵子不敢说,现在我说了,虽不是叫老爷您找他报复,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他对我毛手毛脚,他找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