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豪门世家 > <<独钓寒江雪>> > 分节阅读41

分节阅读41

作品:<<独钓寒江雪>> 作者:龙庭江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觉她竟如此……

    “在想什么?”我看她又是一副失魂的样子。

    “反正没想你。”

    是吗?那你在想谁?

    躺在我身边的时候你还想着那个人吗?

    我低头深深的吻住她,只想将她揉入体内,心中的痛泛滥成灾。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准想那个人。

    “我爱你!”她在我耳边倾诉。

    我胸中犹如被重石撞击,鼻中泛着酸楚的感觉,我别过眼睛不敢看她。这是我一直渴望的话语,可现在却……

    为何我不是第一个拥有你的人?

    为何你还要如何折磨我?

    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吗?

    我该如何是好?

    前所未有的无助向我袭来,只想尽情的融入她的身体,忘却这一切的困惑。

    “少……少爷……”冷山将我惊醒。

    看着眼前娇笑的她,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她,不知何时起她在我心中的分量已远远超过我自己的估量。无论她过去如何,我只知此刻我绝不允许让她死去。

    可我该如何向她道出这中毒的事情,纵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亦或者我根本不知是否该与她说出这一切。她那坚强的性子总是可以笑对一切,所有灾难在她面前总可以幻化成云烟,可此刻能救她的便是那些伤心和痛苦。

    ※※※※※※※※※※※※※※※※※※※※※※※※※※※※※※※※※※※※※※※※

    “事情查得怎样拉?”

    “禀少爷,我们查到了药的来源,抓住了正准备逃脱的下人,发现那人是……是君大人派来的。但特木尔只知那是催情之药,并不知里面掺合了‘悱恻’之毒。”

    “他现在就忍不住了吗?”

    雪儿终于还是逃不过这老狐狸的注意,这就是大哥的妙计?

    我不禁苦笑,拳头“嘣”的一声砸向桌子。

    “少爷……”冷山叫道。

    “继续说!”

    “而且那人的武功跟上次袭击我们的人是一路的。我怀疑……”

    “下毒、偷袭,又下毒。他下三烂的手段可真不少。” 我咬住牙齿说道。

    “那特木尔?阿尔斯楞就这一个儿子。”

    冷好的犹豫我也曾想到,可伤害雪儿的人绝不可原谅。

    “我已修书给阿冉,他过几天便会赶来接替我手头的事情。”

    “少爷?不是说让冷山去拿解药吗?”

    “我去!”多留些人下来保护雪儿这样我才能安心去拿解药,无论如何我始终放不下她。

    “可您的伤?”

    “我自己讨回来。”那几个货色还伤不了我。

    “一切按计划进行,”我拍了拍冷好的肩膀。

    大夫说要在:大椎-大杼-附分;陶道-风门-魄户;以及身柱-肺俞-膏肓三条线放血。

    “只是放血,那心绪方面?”冷好说道。

    “容后再议。”想起她得皮开肉绽我便不忍。

    此后我心里一直惦念着雪儿的事情,至于那个特木尔我已不准备让他活过今日;可没想到雪儿却留了他一命,并用自己的方法惩罚的他。我知道她这么做是考虑了我和阿尔斯楞的交情。

    午饭的时候,雪儿问起冷好的事情,冷山正要按照计划告诉她冷好的事情,却被我制止了。

    我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吗?

    ※※※※※※※※※※※※※※※※※※※※※※※※※※※※※※※※※※※※※※※※※

    下午雪儿说起我们的关系。她不清不楚的说辞让我心中勃然大怒?

    就算我们已经如此这般,她还是决意与我划清界限吗?

    她心里还是放不下吗?

    放不下那个伤她极深的人……

    那个使得她不再敢以真性情示人的男人。

    那我在她心中到底算是什么?

    “他是谁?”我忍不住问道。

    “谁?”她还在装傻吗?

    “我并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我终于还是说出了口,曾几何时我变得如此沉不住气!但她的反应却出乎我意料之外,言语强硬但是却满眼泪水,她这是怎么了?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真想好好的抱住她。

    可她却对我怒吼道:

    “难道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

    怎能如此比较?简直荒唐可笑!

    一切仿佛命中注定一般顺其自然的朝着某一方向发展。

    好,好一句“两不相欠”,我终于明白何谓‘痛彻心腑’。

    她又回到那副必恭必敬的样子,每次她生气都会借此来拉开我们的距离。但更让我怒火中烧的却是她居然作贱自己,这个女人脑子里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为何我们要闹到如此光景?

    看着她伤心欲绝的转身离去,我一怒之下砸了帐内所有的东西。

    过后静下来想想这样也好!这样也许最好!

    至少这样可以救她性命!

    一切按计划进行。

    之后当她跪在我面前领罚的时候,我背过身不敢看她,但我可以感觉到身后她那幽怨的目光。那一刹那,我心中除了痛恨自己伤了她,所有怒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曾几何时她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如果可以,我愿意承受这一切;而事实却是我只能站在这里攥紧拳头抱怨,什么也不能做。

    她吭都没用吭一声的受完三十鞭,看着她因为伤痛而站不稳的时候,我伸手护住了她。她眼中的怨恨让我心乱。

    她不知这每一鞭都生生的抽在了我的心上,而那里早已经血流成河。

    她永远不会知道……

    大夫告诉我雪儿的毒性已经稳定到时候,我心中感到了一些安慰。但每每闭上双眼,便会看见她伤心失神的模样。

    每日红姬都会来告诉我,雪儿的一切。但我们都知道她的伪装的快乐,她痛苦的挣扎。她总是能惹人心疼。

    每晚等她安寝,我便会去看她。

    她总是翻来覆去睡不踏实,有时候甚至会半夜跑出去吹冷风。而我只能躲在暗处默默的看着她。

    她的心伤何尝不是我的心伤。

    她的胃口也越来越差,我每日亲自的吩咐下去的菜单,都无法让她吃下更多的东西,看着愈来愈消瘦的她我不知如何是好。

    明日阿冉便可以到达,那也是我离开的时候。

    我看着她带着红狼和妮子离开营地,一个人坐在星空下吹起那首曲子,那首在我受伤昏迷时听到的曲子,她吹了一半竟停了下来,寞落的坐在那里发呆。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心中酸楚,却不知是为我还是为别人。

    拾起一根草按记忆中的旋律继续她未完的曲子。

    她静静的听着……听着……

    吹完许久,她倒在草地里没了动静。我慢慢的靠过去,发现她竟然在这冰天雪地里睡着了。

    我抱起她,她也没有醒来,嘴角不觉莞尔。

    你梦见了什么?

    那个梦里有我吗?

    应该……没有吧,否则不会笑的如此甜美。

    我命红姬不得向雪儿提及我将她抱回之事。

    也不知红姬是否能骗过她。

    这几日她的毒性都未曾再发,我们不能就此前功尽弃。

    ※※※※※※※※※※※※※※※※※※※※※※※※※※※※※※※※※※※※※※※※※

    “你真的这么做了?你竟然……竟然能忍下心打她!”小冉吼着。

    “是!”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

    “那么放血可以让毒性多久不复发?”小冉叹了口气。

    “如果保持低迷的谦虚,应该可以持续一个月。”

    “你多久可以赶回来。”

    “十日。”

    “还有……路上我遇见从阿古达木逃出来的人说,特木尔将……阿尔斯楞给杀了。”

    ……

    ※※※※※※※※※※※※※※※※※※※※※※※※※※※※※※※※※※※※※※※※※

    我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适才想起的种种都已过去,离开的的日子无数次午夜梦回脑中全是你的影子,你想如同毒药一般不知不觉中侵蚀着我的一切。

    以前的种种我不愿再去追究,只要你此刻平安无事便是我的幸福。

    ------------------

    第四卷: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将愁去。

    星空灿烂(完)

    “雪儿,醒醒!醒醒!”

    被身旁的他将我从梦魇中救出。

    “又做恶梦了?”虽然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仍可以感觉到他的关切。

    “嗯~,没事!”

    脸上一片湿润,我又流泪了?静静的睁着眼,不敢睡去,害怕再次回到梦中。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可……我的光明又在何处?

    梦中的情景犹如大石一样压在心头。

    疯狂失控的马儿,惊惶失措的自己,还有他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一切的一切不停的重复重复再重复,让我怎么也挣脱不出来。

    事情已过了大半月,可总会梦见那日的生死一线:

    马儿发了疯似的狂奔,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我脑中一片混乱,心中被黑暗替代。

    唯一能念叨的句子便是:该怎么办?

    唯一能做的便是让自己不要跌下这高速行驶的交通工具。

    唯一能想到的人……

    居然是他!

    龙非云!

    是的,这就是我在那命悬一线的时刻脑中唯一能闪出的名字。

    为什么是他?

    事后无数次自问,均找不到答案。

    当时觉得这瞬间的意念只是一种幻想,他有不是我的持有灵怎么可能就如此被我召唤出来。

    但他竟然真的出现了……

    我不敢相信这电视剧中唬小女生的情节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伸手摸上他的脸,手心里他的温度才让我确定这真的是他。

    我哭了!

    所有的委屈、心酸、以及害怕通通都发泄了出来。

    像个孩子一样在他怀里悄悄的流着泪,不想让他看见我的软弱,不想让他觉得我很可怜!

    “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

    他的话语像镇静剂一样平复着我的情绪。他的怀抱让我觉得安全而踏实。

    我定了定神,在他衣襟上擦去泪水和鼻涕,抬起头看着这个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男人。

    几日未见,他怎么变得这么憔悴!

    很想好好的抱着他,就像他抱着我那样……

    伸手环上他的肩,却感觉到左手湿湿的,一看竟全是血迹,我这才发现他竟只穿着单衣。我揭开衣服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肩上的伤口鲜血淋淋,赤色的肉全部外翻开来,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我的惊呼却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