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豪门世家 > <<独钓寒江雪>> > 分节阅读59

分节阅读59

作品:<<独钓寒江雪>> 作者:龙庭江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逃避可以解决什么?就算我的人走了,心却仍留在这里,岂不是更难过?

    “你知道我-不-会,也-不-能!”我坚定的回答道。

    “唉!”他轻叹一口气,然后像是在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我一直都知道……”

    “呵呵,放心吧!我保证无论是小龙、还是十四或是整个龙家都不会有事!”我想用夸张的表情让小冉放轻松一些。

    “那你自己呢?”小冉的问话让我一怔,我竟然忘记了自己!

    顿时心底一热,发自内心的笑道:

    “我也不会!”

    “那就好好照顾好自己,别在这样了!”他是在指我整晚待在“莫言”的事情。

    “嗯!”他的关怀总是可以带给我无限的暖意。

    “朝中有我顶着,暂时不会有事,你放手做你该做的吧!”小冉总是如此善解人意。

    “我知道!”

    “那我现在先去宫中看看情况!有任何消息我都会派人通知你。”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转身出门的小冉说道:“你也要注意身体!”

    他的身子定了一定,但并未回身,只是点了点头便径直走了。冷清而落寞的背影似有千言万语却在开口的片刻哑然……

    小冉一走,我进行了简单的梳洗便到老祖宗那里,向她简单的汇报了小龙和十四的情况。老祖宗并未多说、也没多问,只是一直默默的听着,然后重复着:这就好!这就好!……

    是啊!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只要他俩没事就好!

    等我赶到十四的园子时,冷山将我要的名单交给了我。我拿着名单仍有些犹豫这个计划是否该执行,思来想去我还是准备向十四和盘托出我的计划!

    毕竟……她才是当事人!

    十四吃了些东西脸上稍稍有了些血色,可模样仍是憔悴不堪!

    “夫人,有事吗?”小红见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便开口问道。

    “嗯!”我到底该不该向她道明一切呢?

    “那我先出去!” 红姬说着便转身出去了。

    “嫂子有事?”十四气息悠悠的问着。

    “这……”这些事情如果告诉十四,她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但说无妨!”她见我如此表情愈发凝重,似乎知道我是要讲关于她的事情。

    如此看来,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我轻轻握住她的芊芊玉手,沉思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娓娓向她道来有关她的一切。当说到街头传闻的时候,她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她忍着眼眶里的泪水,紧紧的咬着齿间的抽泣,握着我的手也因用力过度而颤抖起来。不过让我暗暗庆幸的是她从头至尾都为显出半点绝望!

    “吴家……可有人来?”

    聪明如她不可能猜不到吴家的举动,可我是否应该告诉她呢?

    “你知道从边关至此绝不可能如此之快!”我不想骗她,可说出来又怕她伤心。

    “其他人!”她目光呆滞的盯着床单。

    “有!”终究还是要说。

    “退婚。”她用尽气力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

    “是。但我并未应下!”我尽量保持平静,因为我的任何情绪都有可能影响到她!

    “为……为何?”她怎么如此惊奇,难道连她也觉得这样的退婚理所应当吗?

    “如若你们二人是被长辈指婚而非两情相悦,嫂子断然不会干涉他们退婚。可你告诉我,你们青梅竹马早已互许心意;那么这桩婚事便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无论是合是散都将由你们自己作主。”

    从十四的神情看来她似乎受到了一些震动,许是这些话于我而言并无特别,可在她看来却好似长久以来酝酿于心间却不知该如何抒发的见解。

    “我会等他回来!”此刻我能感觉到她心里的绞痛。

    许多男人总认为女人心似海,殊不知女人的心其实很简单,只是男人们不愿静下心来看来等罢了!

    “你想见完他,再死?”我想用自己的推测试试她的反应。

    只见她睁大双眼瞪着我,许久说不出话来;而后她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无奈的说道:

    “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从那日早上开始我……我便有负于他!”

    早上?

    我记得那日我们出门已经是中午,那么冷好他们回来并在门口碰见娟儿应该在下午的时候,可这个娟儿却声称十四被绑后自己一路跑回家来报信!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变得如此坎坷艰辛呢?

    先将这个问题放放,打开十四的心结才是眼前最总要的事情。

    “放屁!你也是受害者,他若是不能谅解,那也只能证明他不值得你如此珍惜,而你又何必为了这样一个人而自尽。”看着她的眼泪滴滴答答落在被子上,我开始后悔自己言语上的激烈,我又鼓励着说道:“嫂子虽未见过此人,但就他父亲单方面来退婚而未言及他半点建议,我便知道他不会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

    听及此处她停住了哭泣。她对他是了解的,但却因为自身的遭遇而不敢肯定这样一份日积月累的默契。

    见她如此,我扯出一个应该还算是自信的笑容,继续说道:

    “你先不要灰心或是丧气,听听我的计划再做选择也不迟!”

    十四擦干脸上的泪水,聚精会神的听我说出自己的计划。整个过程中,她的眼中都闪烁着惊奇的光芒,这是不是代表了她“生”的希冀!

    “我会努力帮你正名,可仍免不了会提及那些不堪!”我停了一下观察到她的神色并无异常,才问道:“你可愿意?”

    “只要能让他们受到惩罚,让我死的愿意!”

    一个不想活的人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说出“死”这个让她心中倍感恐惧的字眼,十四既能如此说来,那就证明她“生”的意愿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那我提出的让你脱身的方法又如何?”虽然我知道此时的她已经放弃轻生,可她自己似乎还未意识到这一点。

    “容我想想!”她能主动去思考“生”的价值,也算是心理治疗的一部分吧!

    “那你好好休息!我晚些时候再过来看你!”既然已经得到她的首肯,我便得开始接下来的行动了。

    “嗯!”她疲惫的应道。

    “人可都到齐了?”从十四那里出来,我便马不停蹄的回到莫言进行部署。

    “按夫人吩咐,五个说书先生已分别安排在主屋周围的不同客厅之内,他们只道是龙家要付给他们上几次的赏钱。”

    “他们不知道除自己之外还有别人吧!”虽然知道冷好办事妥当,可还是不放心的提了一句。

    “是!他们并不知道还有同行在此!”

    “他们来了之后有何举动?”这些人都具备“狗仔”精神,我才不信他们达到这个谣言的中心还能保持安分的常态!

    “回夫人,他们来之后便偷偷的塞钱给下人,想要打听十四小姐和少爷的事情!”那些下人是亲信所扮,能问得出东西才怪!

    不过你们想挖消息是吧?

    那少奶奶我就来个让利大酬宾,让你们一个个都满载而归。

    “那五个乞丐呢?”

    “那些乞丐每日此时来龙府拿吃剩的饭菜。我已将他们来拿的东西放于离主厅不远处的园中,只要少奶奶从小径通过必能被他们瞧见。”

    “很好,现在去叫红姬过来吧!”

    “是!夫人!” 我心中暗暗祈祷能如我所愿,这是我反攻的第一步绝不允许任何失误。

    一柱香之后,我带着红姬和冷山神神秘秘走过一条小路,穿过行廊来到东院的主屋,然后我命冷山把守在门前,便与红姬进了房间!

    “拜……咳咳……拜见夫人!” 从这嘶哑的声音听来,说话者应该是一位老人。

    “老人家请起!”一个女人压低声音回道。

    “谢夫人!咳咳咳咳……” 苍老的声音谢道。

    “冷好说是您派人来报的信?”

    “是!”

    “那为何不亲自前来。”

    “当时老乞丐怕惹事,但又不能见死不救,方出此下策。请夫人见谅!”

    “老人家不必如此多礼,起身回话!”

    “是!夫人!”

    “又为何如今你又要亲自前来!”

    “现下大街小巷传的污言秽语让老夫气氛不已,于是老夫……咳咳咳咳……老夫特此前来告知实情!”

    “那我为何要信你?”夫人心中似有疑惑。

    “咳咳刻,夫人可以不信!老夫前来只是为了良心不为金钱,说完便走!哼!”看来这老乞丐脾气到不小。

    “老人家请您不要误会!我也只是照常例问问!可否请您说说那天所见?”夫人在言语上做了一些退让。

    “回夫人,老乞丐一辈子说故事都要靠这竹板儿,不用这个说不出来!您看是不是……”

    “那你就轻点儿敲,恐防隔墙有耳!”

    “是!”说完便听见竹板零零碎碎碰在一起的声音,好像是老人将竹板从衣间拿出来。

    接着,老人轻轻的敲起来了竹板说道:

    “前日晌午,小人讨食于北门的街边,烈日当空汗连连歇息在路边。怎料到你家小姐她刚露了半面,冲出几人事突变,劫了小姐奔向前。我偷偷跟他们去南面,一直来到稻香楼前;我又混进后院躲墙边,垫起脚尖儿听人言:叽哩呱啦不知所云,皮鞭惨叫夹其间;可怜小姐若质芊芊,声声惨叫在耳边;诅咒怨恨骂声连连,换来更多棍与鞭;啜泣求饶戚戚切切,反得淫笑寒心尖。我原本到此来报信,无奈会馆看守严,直到早上方得脱身,派娃送信于门前。”老人颤巍巍的说着龙家十四小姐当时的不堪。

    “老人家你又是如何识得我家十四?”

    “禀夫人小姐她常常发粮在寺前,菩萨心肠人人念自然记心间。”

    “唉!昨日……昨日呜呜呜十四她还悬梁自尽,幸亏被下人发现给救了下来!”夫人哽咽着说道:“谢谢老人家前来为我们十四澄清,可……可事情已经发生……”

    “这……这都怪我!夫人,若是我能及时通知,小姐她万不能受如此欺侮!都怪……咳咳刻……我啊!”老人也哭着喊道。

    “老人家请起!务须自责,也许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可……可十四如此善良乖巧为何老天要给她这样残忍的惩罚啊!呜呜呜……不过此时无论如何也无法换回十四的清白,也许保持沉默才能让人们渐渐淡忘吧!我不想龙府的澄清被说成是‘狡辩、诬陷’,从而引起更多的口舌和纷争!”

    “夫人说的极是,是老乞丐有欠考虑!”

    “老人家不要这样说,您的好意我心领了!红姬……”

    “是夫人!”一个丫鬟清脆的答道。

    “这里是三十两银子作为……”

    “夫人,您这样岂不是侮辱我老乞丐吗?”

    “老人家您不要误会,或者您看看这样行不行,以后您若是遇到任何困难只要凭此物件来找我便是!”

    “那……那老乞丐就先行谢过夫人了!”

    “老人家请这边走……”

    房门一打开,在我感觉到无数双眼睛正从暗处窥探着这个神秘的房间。如果他们想寻找那个神秘的访客,那么我不得不让他们失望了,因为他们只可能看到我和红姬两个人从屋里走出来。

    至于神秘乞丐的去向……

    我不介意他们认为这间屋子有秘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