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豪门世家 > <<独钓寒江雪>> > 分节阅读69

分节阅读69

作品:<<独钓寒江雪>> 作者:龙庭江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声音请求道:“轶,把十四放在我背上!她在这里睡会着凉的!轶,愣着干嘛!快啊!”然后我又对众人说:“快回去睡吧!明早还要干活呢!”

    众人都默默的抹起眼泪,目送着我们离开。十四脸上的血顺着我的脖子滴到地上,我背着她一步一步往回走。

    ------------------

    戏如人生完

    回到十四的园子,冷山和冷好就守在了门外,轶和我则忙着往十四嘴里塞青色的回生药丸。

    “咳咳咳咳。”十四一口气顺了过来,可意识和精神却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恢复的。

    “好了!这……”我摸这十四额上鲜红的血印问道:“这是你安排的?”

    “对啊!本想是公主划了哪儿,十四就划哪儿。可是后来我细细一想,若是划在脸颊上很容易被泪水冲糊,这可是高潮戏,穿帮可就糟了;所以我就让她划在额头上,没想到这满脸是血的样子在月光下会有如此狰狞的效果。”

    “你怎么都不告诉会有这些?”我假嗔道。

    “演出来的戏,永远没有真情流露来得真实!”

    “那倒是!”我刚才真是被十四的举动给吓了个半死。

    “对了,刚才那刀……?”

    “我冲过去抱着她的时候,她就把刀偷偷的塞到了我的怀里,然后才含了你给的那个药丸,否则我的背现在还不给顶穿了!”

    “别人没发现?”轶警觉的问道。

    “当时又黑,场面又混乱谁有空去研究这些呐!”

    “那就好,快先把她肚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我和轶手忙脚乱的将事先绑在十四身上的小血袋拿了出来。这血袋可是轶diy的,她拿古人做安全套的绵羊肠做了这个拳头大小的血袋。由于血袋的体积小,再加上这些日子十四越发骨感,因此绑上这玩意儿再盖上宽大的衣服,纵使神仙也瞧不出个里玄机。

    红姬打来热水帮十四擦洗,我开始研究起那把匕首来。这应该就是轶不愿告诉我的那个道具吧!为何这匕首如此之轻?我抬手一看,刀腹上方有个细孔,原来这刀身和刀柄全是中空,想来十四额头上那些血应该是灌在这里面的吧!

    当时见到十四有此举动只觉得心惊肉跳,但现在回想起来,十四划脑门子的时候的确是将刀柄微斜,刀腹部对着额头横向拉过。不过,那划过的“一”字能快速凝固成刀,定然是轶在里面加了些“佐料”……

    “这刀都没开锋又是如何能扎破那羊肠袋?”

    “笨蛋,你没看见这刀尖被我磨利了吗?她用这一点用力刺下去什么袋子都会破。这不,我还怕这尖儿会伤着她,于是在那个肠子后面还垫了……”说道兴奋处,轶突然支支吾吾起来。

    “垫了什么?”

    “我说了你不会骂我吧!”

    “你倒是快说啊!”

    “你还记得自己有个lv的皮包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该不是把那包给……”可能吗?据说那包的皮革可是用激光才能切割的。

    “我是准备将它‘分尸’来着,可忙活了半天刀都划不开一个口,后来惊奇的发现包中又包。”

    “你说的是,那个附带的零钱包。”

    “嗯。于是我就顺着线将小包拆开,然后又按照它原先的线孔缝在了十四的肚兜上!亲爱的,你生气了吗?为什么脸色这么苍白?”

    “这点儿事我至于吗?只是觉得胸口堵得慌,想吐!”我眼睛盯着那些从十四身上换下的衣服,心中气血翻腾。

    “哈哈,你该不是怀孕了吧!”她小声的笑道。

    “去你的,肯定是因为你弄的这些血太像真的了!”

    “就是真的啊!”她故意将带血的衣服凑到我眼前。

    “啊……哇呜~”我一下就吐了出来。

    “是动物的血啦!”她忙放下手中的“凶器”,轻拍我的背。

    “夫人你没事吧?”红姬放下手里的帕子,过来扶住我。

    “没事,见到血就犯恶心!”

    “身为女人居然恐血!真是悲哀啊!”小轶幸灾乐祸的说道。

    我挥手假装要扇小轶,不料却碰着了小红的手腕,她“啊”的一声轻呼出来。

    “你……手上的伤是?”

    “她手上的伤是真的!”轶代替她回答道。

    “我安排的不是……”

    “我知道你先安排的是跟她约好了以眼色为信号,让她在手上涂假血。但我觉得这样很容易出纰漏,于是我让她在看见你的信号之后,在袖间自己划一道刀口,然后再冲过去假装阻止十四;在那昏暗的月夜之下,人们只看得清十四的刀起刀落以及红姬血淋淋的手,而在那一瞬,谁也不会注意道这手与刀究竟隔着多么远。”

    “可为什么要真的划伤呢?”

    “夫人,我这伤口可是太医为我包扎的!”原来如此!轶这么一安排,便不会再有人对这“凶器”产生置疑。

    “果然表里不一,心细如尘!”我对轶的表扬只换来两颗大白眼。

    “不过我老公好像发现我偷他的药了!”史大夫刚才为十四号脉时的表情的确有些不太对劲。

    “自己人,怎能说偷呢!”

    “骂就骂,老娘才不怕他咧!手脚麻利点儿,半个时辰内还没有意识她就危险了!”虽然吃了解药,但还是得帮她按摩活血!

    当我们忙的昏天黑地,自己的手脚都快没有知觉的时候,十四终于开口叫道:“嫂子!”我们全都暗暗舒出一口气。

    正在这时冷山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史大夫求见。”

    “快让他进来。”轶一边将十四的衣衫整理妥当,一边吩咐道。

    史大夫进来的时,虽面无表情可他那怒气却是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他没支声我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乖乖的在一旁候着。

    他放 下药箱便开始为十四号脉,之后便从药箱中拿出一个针袋,上面插有长短不一的银针。他抽出一根长针从十四头顶处旋转着扎了下去,只见十四眉头微蹙鼻尖上开始冒出细细的汗珠,然后他又在十四的头上和脖子上施了些针。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史大夫的表情才缓缓放松下来,拔出银针收拾好医具。

    “石头……”轶这一声叫得可以哀怨缠绵。

    “嗯!”史大夫头也没抬,奋笔疾书的写着处方。

    “我……我下次不敢了!”这母老虎刚才不是说不怕的吗?

    “适才她是不是神志清醒了一阵?”史大夫表情缓和了许多。

    “是啊!”我和轶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那是回光返照。倘若我再来晚一会儿,恐怕神仙也难救她回来!”

    “啊~?”史言青的话惊出我一身冷汗:“那现在呢?”

    “已经脱离的危险。”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就是按照你以前教我的方法做的啊!”轶吓得面色苍白,但仍不忘争辩。

    “步骤并无错误,只是这禁药予常人所服用都会损耗其身,更何况这十四小姐,身子内、外多处创伤还未愈合,再加上她心中的郁结未解……,故此才会出现凶险之象!”

    “幸好有你,否则……”我看轶也是被吓着了,毕竟我们差点误杀了十四。

    史医生一手将轶搂入怀中,一手递给我处方:“这段时日,小姐五脏六腑耗损极大,必须按此药方精心调理三年方可恢复!”

    “谢谢史大夫,真是劳烦两位!”说着我向他们深深一拜。

    “老夫人,身体怎样了?”小轶仰首问着史大夫。

    “你问龙夫人便知。”

    “老夫人当时是装晕,一为剧情发展,二为吸引众人注意力,三为将场面搞混乱。”

    “我当时就觉得这老太太晕的也太是时候了吧!”

    “嘿嘿,这一切都是她整体策划,我只是将之具体化,而你就把这计划变得更加完善。”我们计划能如此成功,关键在于我们三个都只知道计划的一部分,因此才能以真情实感通过明里暗中各个审查。我想老祖宗应该也吓了不清,不过应该还没有倒晕倒的地步。

    “原来我们忙活了半天,充其量也只是小卒子!”轶所言又何尝不是我心里的感慨。

    老祖宗先告诉我,佛语有云:即死即生。也就是有死才有生,致之死地方能后生!之后她交权予我,又拨给我一些人给我全力支持,因此这部戏能够公映这个制片人可谓功不可没。

    不过她并不是在依靠我,而是利用我!她知道我为了小龙会倾其所有,绝不会拒绝承担这个巨大的篓子;就算万一出了什么纰漏,首当其冲的也将是我这个场面人,而她则是那个看起来一无是处、只会念佛说道的老太婆子。

    “少奶奶,来叔求见!”冷山叫道。

    “少奶奶这就出来!”红姬忙给我使了使眼色,然后我死命的揉红自己眼睛,在红姬搀扶下步履蹒跚的往外走。

    园子外围了些人,除了来叔,还有各屋的主子和一些受过十四恩惠的仆人。

    “少奶奶,节哀顺便,你可要保重自己啊!”来叔老泪横流的说道。

    “嗯。我会的!来叔前来是……”我抹着泪水,哽咽的问道。

    “老祖宗派人知会我现在就去定做棺材,明日傍晚就出殡!您看,这并不合规矩,照礼数应该先设灵堂、打丧伙、每夜守灵,七天之后下葬。”周围围着的人也都称是。

    “老祖宗是不是伤心过度,以至于心神……”十八的话被旁人喝住。

    “唉!我觉得老祖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大家想想十四先前那番经历已然让人心绪难平,再加上这死也……让皇家有几分难堪,所以老祖宗这吩咐并不草率,她是想十四早点儿投胎,早点儿找个好人家超升。”我捂着脸抽泣了一阵,然后又吩咐道:“来福,你将这去禀报公主!若是公主有何异议,我们再行商定也不迟!”

    十四的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自杀,可怎么都会让人想到是公主将她逼死,所以照理公主应该也不会反对老祖宗的提议吧!再者,自杀终究不是一种光彩的死法,而且十四自杀的背景是那不堪的经历,因此如此仓猝的举行葬礼也在情理之中!

    “冷好,你这就去全城最好的棺材铺定做棺材,一定得用最上等的棺木!让他们赶工,务必要在明日晌午之前送入府中!”那棺材应该三日前便已做好了!

    “遵命!”

    “大家都回屋歇着吧!”

    待众人散去后,冷山跟随我回到屋子,向我汇报道:“少奶奶让我查娟儿那日的行踪已经有了结果。”

    “如何!”

    “那日事发之后,娟儿确是去了趟君府,但并未进去,而是神神秘秘的君府门口和周围兜转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之后便偷偷候在龙府门口。看见我哥出现,便显身相告。”

    事有蹊跷!

    君幻晟狡猾的像只狐狸,又怎会在事发之后让自己的手下冒险回到君府呢?除非……

    “带娟儿过来!”

    冷山将娟儿重重的甩到地上,她茫然的看着双眼通红的我。

    “十四自杀了!”听到我这话儿,她身子一颤。

    “少奶奶你饶了我吧!是君大人逼我这么做的!”她泪眼婆娑的哭叫着。

    “哦!你倒说说他都让你做些什么了?”

    “他……他让我在龙府打探少爷和您的消息。”

    “我与少爷会在那日出门,也是你通风报信?”

    “少奶奶需要的那些东西都是我和十四小姐一起准备的,十四小姐心软经不起我的纠缠便将少奶奶的安排偷偷告诉了我。”

    “你便告诉了皇上!” 当我说完这句,她眼中顿时波涛汹涌。

    “少奶奶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