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豪门世家 > <<独钓寒江雪>> > 分节阅读76

分节阅读76

作品:<<独钓寒江雪>> 作者:龙庭江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吧,这套对你娘不管用!”干娘好心的提醒道。

    “哦!”我听话的收起眼泪,然后主动承认错误起来:“刚才人家问了虎子哥哥一个问题,结果他半天也没答上来,人家就咬了一下他的耳垂。”我一看娘要开骂了,便马上又补充道:“人家就只是像蚂蚁咬人那样轻轻的咬了一下,而且后来人家有帮哥哥舔舔哦!”

    “又咬又舔,还是耳垂!难怪……难怪……哈哈哈……果然是个祸害。从狼娃一跃变成狼精,有前途!干娘看好你!”干娘笑着拍了拍我的头,然后又转向娘:“果然是你生的,一样那个什么……”

    “哼!老娘这么纯洁善良才教不出这么个小色狼,这都是你祸害的!”娘娘很纯洁?不觉得哦!那么“小色狼”是不是在夸说我是只娇小而且很有姿色的狼狼?

    “说什么说的这么热闹!”干爹回来了!

    “干爹抱抱!亲亲!”我跑向我的救星。

    “好好,干爹抱我家的小美女。”这个家除了虎子哥哥,就属干爹最有见识了。

    “我也要抱,我也要亲!还要先亲!”干娘真讨厌,每次都要跟人家抢。

    “这……”这都秋天很高天气很爽的十月了,干爹咋还满头大汗呢?该不是病了吧!真像娘娘说的那样,医什么不什么医!

    “干爹,如果你不先亲其会,那其会就不理你啦!”我装作可爱加可怜的样子威胁道。

    “哼!你先亲了她,今晚就睡大厅!”那个老女人一副稳赢的样子。

    “一起亲,一起亲!”干爹真是没用,睡大厅就睡大厅呗,还凉快一些。

    “不——行!”我和干娘这回倒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对……对了,我突然想起来虎子说还有几个关于穴道的问题要问我!回头亲,回头再亲!”说着他将我往地上一放,便急匆匆的去虎子哥哥那里避难了。

    “哼!”我与干娘互不搭理。

    “哈哈哈哈哈……”娘娘则在一旁笑得喘不过气来,拍着干娘的肩膀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哈哈哈哈,女狼老已,尚能色否!”

    “哼!懒得理你!”她推开娘的手,然后叉着腰对我凶道:“狼娃今日野到哪里去了?祸害了什么人?速速招来!”女人真是惹不得,特别是干娘这种小气的女人。

    “娘,人家走着走着就迷路了,到处都看不见美女娘和美人干娘的人,人家好害怕哦!”我哭喊着抱住娘的腿,但凡有一丁丁丁点儿良心的人看见这个场面都会为之撒泪。

    “别干打雷不下雨,还是省点力气一会儿领罚吧!”干娘这个老女人实在是……

    “要你跟着娘走,可你每次跟着跟着就跟到帅哥身后了,娘真是防不胜防啊!”娘无奈的停了一下,然后用威胁的口吻问道:“说,今天遇见什么帅哥了?”

    “极品!”我一边回想起龙家的帅哥哥,一边感叹道。

    “来,先擦擦口水,再告诉干娘怎么个极品法儿?”干娘递过手帕,讨好的说道。

    “帅,酷,富!”

    “这就完了?”娘满脸失望的表情,立马换了副脸孔训斥道:“老娘面对面跟你说了多少次,女人要独立,要有自己的经济地位,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啊!”说着说着,她犹豫了一下,又小声问道:“不过……到底有多富?”

    “对啊!对啊!到底多有钱?”干娘也低头凑合过来。

    “说出来不怕吓死你们。哼!禩城的龙家少爷……娘你不知道,他好冷哦,简直酷翻了!”

    我就说会吓着他们吧!娘娘吓得脸上白白的没有血色,痴痴呆呆的盯着我。上次娘娘说别人妒忌你,就是眼红你。果然不错,现在娘的眼球球真的好红哦!

    “你……你想不想……”干娘在担心什么呢?

    “想!但是……不能”

    她们说的话为什么我听不懂呢?

    “都过了这么些年了!”

    “现在的我应该是被埋在低下的死人,我的出现只会让他陷入困境。” 娘娘为什么要说自己是死人呢?

    “娘娘,不要死!其会抱抱,其会抱抱!其会答应娘娘以后遇到帅哥一定先让给娘娘看看!”我刚说完,娘娘就哭着笑了起来。

    这些老女人是到了传说中的更老的期限吗?干爹说,女人到了那个期限就会变得不可理解和比喻。心慌、失眠、多梦,而且还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就跟娘现在的症状一样哦!娘娘会不会就这样死掉?其会不要娘娘死!虽然娘娘总是气其会,但是也教给其会好些东西,对其会很好,其会不要娘娘死~!

    对了,去求干爹!据说干爹的爹、娘和养父都是神医商什么的徒弟,也都是神医,神到不要自己的名字偏偏都改成了药材的名字。干爹一定可以救好娘娘的!

    “其会乖!进屋告诉虎子和干爹我们马上就走!”干娘吩咐道。

    “又要走?”好像刚来没几天,小吃都没来得及吃遍。

    “你娘这边的生意处理的差不多了,得去别地的店看看啊!其会乖,快去!”

    “哦!知道了!那就劳烦干娘帮照顾一下娘。”看着娘哭得这么伤心,我心里也好难过哦!

    ------------------

    活着就好(完)

    他见到其会了!想到这里我的心就怦怦的跳个不停。

    他有没有发现其会长得像……

    不!最好不要发现!

    我知道这几年他不断的扩大生意,是为了寻我,无数次我都想显身一见。可我不敢,我的再次出现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朝中新建的各党各派决不会放过拿我说事儿的绝佳机会,到那个时候小龙一定又会被卷进政治的漩涡,就算文睿慷肯罩着我们,我也不会再信他。换作以前,我一定会冒险去找他,可现在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其会的生命开玩笑;虽然如今我们分隔两地,但只要我们都知道对方还平静的活着……

    这也就够了!

    “龙家少爷是一个人来的吗?”轶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是!旁边有两个随从,好像是兄弟俩,我听见他们二哥三弟的称呼。那个三弟看起来憨憨的很好欺负的样子哦!”

    是冷好和冷山,他们现在都好吗?

    听说红姬最近怀上第二个孩子了,怎么小龙不将冷好留在府里陪红姬呢!

    “那龙家少爷有凶你吗?”我犹犹豫豫的问道。

    “嗯呐!少爷的胸前好结实哦!不过蹭起来却不觉得硬,很舒服!”

    她……她都回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妖精,你娘娘的意思是问他有没有凶狠的对待你!呼……呼,真受不了了!”轶也在一旁作晕獗状!

    “哦!原来是这样啊!娘娘又不说清楚,真是的!”她居然还有脸责备我!

    “你……你这个不孝女!老娘快被你……”

    “不要气,不要气!这死丫头简直就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这二十几年你不早就认清自己的真面目了吗?有什么好气的!”轶这个恶毒的女人,真是会寻时机报仇啊!

    “你们……你们……呼呼……呼呼……”不知道老娘是造了什么孽,遇到这两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冤家。

    “娘娘不要气,干娘说生气会让人变老,你已经很老了……哎呀……娘娘干嘛pia其会!”其会噘起嘴不满的嘟囔道。

    “其会这不是在关心你吗?没事pia她干嘛!好了好了,其会乖,告诉干娘龙少爷对你可好?”

    “嘿嘿,他抱我来着,还对我笑了一次哦!就只对我一个人笑了!”

    是吗?

    他笑了,能笑就说明他过的还不错。我多怕他经过这些事,又变回成以前的千年玄冰!我也好想要他抱,他的怀抱让我想起家!那种温暖踏实的感觉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娘,其会好困!车车慌的其会很不舒服,娘抱我睡睡!”我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脸上寻找小龙的痕迹。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我又一次逃走了!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落荒而逃。这几年,我到处开分店就是为了搜罗他的消息,可每次只要得知与他处在同一地方,我便马不停蹄的避开。

    是的,我怕!

    我怕自己的情不自禁,我怕他会因此而陷入困境,甚至身处险境!因为此时的我本应该是久埋低下的女尸。

    当年稻香楼一事之后,文睿慷答应只要我帮他演一出戏,骗君幻晟来抢假的尊龙佩,他不但会保我性命还会即刻释放小龙。当时,我毫不犹豫的便应承了下来,并不是我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性,而是因为我一步步走来早已没了归路。

    相比苦情戏,装疯卖傻并不算我的强项,也大大超出了我的专业范畴,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演了下来。好在君幻晟在乎的是我无意中掉落在地的玉佩,而非我的演技,因此一切都照文睿慷的计划顺利进行着。

    刚出西城门,侍卫长就告诉我有人跟踪,于是我们来到事先约定的破庙准备伏击来人。他们让我藏有佛像之后,便出去联络埋伏在庙前的自己人。可我刚一转身便听见庙外乒乒乓乓的交上了手。于是我忙爬上案台,正要躲到佛像之后,不想竟有人将我衣衫一拽。当时我心里就战战兢兢的骂开了:文睿慷都派了些什么渣滓给我,这些人也他奶奶的忒不经打了!我暗自求爷爷告奶奶的祈祷着各位大哥能信奉“缴玉不杀”的革命硬道理,缓缓转过身,不想却是一张熟悉的漂亮脸蛋儿映入眼帘。

    “轶~”我笨拙的爬下案台和她抱在了一起。

    “要抱等会抱个够,现在跟老娘一起逃命先!”

    我这才发现她身旁还站着史岩青以及……娟儿。奇怪的是,这娟儿不但穿着和我一样,连鸡窝式发型也她爷爷的惊人相似,最出格儿的就是她的神情,竟让我想起了一个叫做横路敬二的日本籍精神病人。

    门外的叫喊声越来越弱,刀剑声也变得零零碎碎,也不知是哪方站了上风。

    我正准备开口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轶向我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将神志有些不清的娟儿塞到案台之下,便拉着我向后院跑去。原来她是想用“掉包计”,我想了想,回身从怀里拿出假的尊龙佩塞到娟儿的腰间,又取出小龙送给我的刀塞到娟儿的手里,然后才随他们跑到后院。

    在史岩青的帮助下,我和轶哼哼哈兮的飞上了后院的大树。老话说的好:树大好偷窥。高高在上,从那没有几块儿瓦片的房顶看下去,庙内的情景一清二楚。不过幸亏现在正值盛夏枝叶茂密可以遮人视线,否则如果是在严冬,那老娘蹲在这光秃秃的树上那还不死翘翘!

    终于,随着一阵远去的马蹄声世界清净了下来!

    这走进庙内的五个人咋都没穿官服呢?他们五个是君幻晟派来的人!!那些躺在地上不知是真死还是诈死的尸体以及骑马逃掉的活人就是文睿慷挑选的所谓“精兵强将”?

    kao,我还自以为站对了队伍,没想到……

    早知如此我就该直接去巴结君幻晟!

    哼!kao aga!

    史岩青示意我们尽量屏住呼吸,实在憋不住就轻呼轻吸。轶兴奋的看了我一眼,看来她也想到这些就是查爷爷书里常提到的那些劳什子的武林高手。这君老贼倒是看得起我,此次为了杀我可是下了大本钱!

    他们五个人在庙内到处翻找,不久便在案台之下找到蜷缩成一团的娟儿,然后便开始动手搜娟儿的身。俺就不明白了,搜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为何需要五个大男人同时上下其手呢?

    娟儿支支吾吾却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词,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