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校园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今天不卖酒 > 分节阅读17

分节阅读17

作品:今天不卖酒 作者:馥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没事就好,至于发生什么事,等一下再问。「这个女娃儿,就是……」诸葛中功来到粟巧儿床边,感叹的说:「都长这么大了,真像,简直和凤娘娘一个样。」

    「这里交给你们,我去找人要灵鹤草。」诸葛尚卿将诸葛尚谕交给父亲,飞身离开。

    诸葛中功接手,看着小儿子。「尚风,你三弟……没事吧?」心疼啊!

    「三弟带回灵鹤草之后就会没事的。」诸葛尚风说着,弯身替粟巧儿盖上被子。「你该担心的,是巧公主肚里的胎儿保不保得祝」

    「什么,她怀孕了?!是哪个该死的家伙毁了巧公主的名节,我一定要把他抓过来碎尸万段……」诸葛中功怒吼。

    「爹!」诸葛尚风无奈的打断他的话。

    「干什么?!」

    「那个该死的家伙就在你手上,请动手。」他指了指昏迷的诸葛尚谕。

    「嘎?!」

    8

    粟巧儿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诸葛尚谕带笑的脸,只是他的眼底有着满满的疲累和忧心,以及浓浓的深情。

    她缓缓的抬起手,轻抚上他憔悴的脸。「我还是没能救回你吗?为什么你会跟着我来呢?」

    诸葛尚谕红了眼。「傻瓜,我不是说过,妳死,我也活不下去了吗?」

    「所以你就跟我来了吗?」她轻叹口气。「也罢,咱们一家三口能在阴间相聚也好。」

    「巧儿,我们没死。」这个傻女人呵!

    她眨眨眼。「没死?!」

    「我大哥和二哥及时赶到救了我们的命,我的毒也解了,倒是妳,反而昏迷了好几天,吓得我差点……」

    「兔崽子,唱够戏了没,给我滚离巧公主的床,不许你接近她。」诸葛中功愤怒的冲进房,将他拉开。

    「爹!」诸葛尚谕抗议。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诸葛中功敲了他一下响头后,不再理会他,转向一脸迷惑的粟巧儿,脸色一变,变得慈祥和蔼极了。

    「真是的,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诸葛尚谕咕哝道,不过没人理会他。

    「巧公主,这不肖子害妳受苦了,老夫教子无方,愧对先皇啊!」

    「您……知道?!」她一脸惊愕。

    「别慌,巧公主,老夫不会害妳的,想当初还是老夫护送凤娘娘出宫的呢!当时巧公主才六岁,所以可能不记得了。」

    她记得那件事,但不记得那人的长相了。

    她是先皇的女儿,也就是当今皇上最小的妹妹,当初她娘凤娘娘深受先皇宠爱,引来后宫其它娘娘的嫉妒,皇后生怕地位不保,于是用计陷害她娘,害得她娘差点冤死。

    「我怎么可能忘记。当初父皇不明真相就欲置我们母女于死地,虽然后来承蒙诸葛大人相救帮我们母女潜逃出宫,但我可怜的娘亲却因父皇的无情,终年郁郁寡欢,这种事,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忘得了。」

    「巧儿……」诸葛尚谕心疼的上前,不顾爹亲的瞪视轻轻将她拥进怀里。

    「巧公主,妳错了!」诸葛中功叹道。「先皇当时苦无证据证明凤娘娘的清白,于是下了一道密旨给老夫,命我暗中保护妳们母女出宫避难,先皇才能无后顾之忧的查明真相。后来先皇查明了真相,打算接妳们母女回宫,可凤娘娘却拒绝,带着妳和那三兄弟来到这里生活。」

    粟巧儿楞住了,是娘自己不回宫的,而不是父皇拋弃她?「你说谎!」

    「老夫没说谎,巧公主,醉仙人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那块匾额,就是先皇所赐的。」

    「你是说父皇他……」

    「先皇之所以御驾亲征,为的就是来这里见凤娘娘,先皇并没有上战场,而是住在这里和凤娘娘相聚,当时巧公主正和楚家三兄弟到鸿燕山拜师学武,所以不知道。」

    「娘……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因为凤娘娘不想让妳回到皇宫,身为公主,有太多的责任与无可奈何,她不想让妳过那种生活。」

    「我知道娘经常遥望京城的方向思念父皇,所以我才会好恨父皇……」

    「凤娘娘仙逝那日,先皇得到消息后召老夫进宫彻夜长谈,之后,先皇遥望着边关方向默默流泪,过了三天,先皇便驾崩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粟巧儿伤心的埋首在诸葛尚谕怀中痛哭失声。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巧儿,妳爹娘情深义重,他们现在一定很快乐的一起过着悠闲的日子。」诸葛尚谕安慰着,亲吻着她,吮去她的泪水。

    「兔崽子,竟敢当着我的面非礼巧公主。」诸葛中供气得全身发抖。这个不尚子!

    「爹啊,更严重的事儿子都做过了,亲吻算什么?不然你以为巧儿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来的?」诸葛尚谕笑着。

    「尚谕!」粟巧儿羞得涨红脸,忘了哀伤。

    「死兔崽子,我打死你。」

    「慢。爹,小心错手伤了巧儿,她肚子里可是你的孙子、孙子喔!」诸葛尚谕强调。

    诸葛中功一顿。对耶,是他的孙子耶!他要抱孙了呢!

    「好、好吧!看在孙子的份上就暂且饶了你,不过你可得马上给我娶巧公主进门,听到没有。」

    「爹啊,我也很想啊,可是巧儿不答应嘛!」

    「为什么?」诸葛中功一楞,转头问粟巧儿。「巧公主为什么不愿嫁给小儿?」很奇怪呢,多少姑娘家爱慕他这个小儿子,为什么巧公主不嫁?

    「如果诸葛伯伯不再称我巧公主,唤我一声巧儿的话……我就嫁。」说着,粟巧儿害羞的低下头。

    「嘎?」诸葛中功闻言微怔。

    「爹,快啊!」诸葛尚谕着急催促。

    「啊!好好好,巧儿,我的好媳妇儿。」诸葛中功呵呵的笑着。

    「好了,巧儿娘子,这下妳没理由不嫁了吧?」诸葛尚谕高兴极了,终于把她给搞定了。

    8

    大红灯笼高高挂,张灯结彩喜洋洋,「醉仙人酒楼」的老板要嫁人啦!

    嫁人是喜事,大家很高兴,可最让大伙儿兴奋的是,喜宴是自由入席,谁都可以参加,而且,平常一小杯就要十几两银子的「仙人醉」,巧老板要将它用在喜宴上,让大伙儿痛快畅饮。

    好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喜宴那天,来客将醉仙人酒楼挤爆,只好赶紧追加酒席,于是「醉仙人酒楼」门前那条大街摆上了桌子,一直摆得好长好长……

    「什么?!」喜宴上,诸葛尚谕突然不敢置信的喊着,立即被诸葛尚卿捂住嘴。

    「叫那么大声做什么?」诸葛尚风冷淡的瞥了三弟一眼,视线再落回后院的方向。心之所系就在那里,若非还有事要谈,他早就去把那人揪出来离开这里了。

    「可是……」诸葛尚谕握紧拳。「二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没错,鬼帮帮主亲口说的。」

    「可恶!没想到那个人是鬼帮帮主之子鬼令魂,这么说当初鬼帮发出什么狙杀令都是骗我们的了?」

    「鬼令魂目前行踪不明,鬼帮主也说,他要的是那个神秘的锦盒,与锦盒无关的他就不会理会,所以鬼令魂不会再对你们造成威胁了,因此鬼帮主希望我们能看在他的薄面上不再追究这件事。」

    「二哥,你也希望我不再追究,是吗?」

    「虽然鬼帮亦正亦邪,形式作风神秘,但是我很尊敬鬼帮主,所以想卖他一个面子,往后……比较好相处。」诸葛尚卿笑得奸诈。反正也没什么大事,他做个顺水人情给鬼帮主,往后有需要的话,就很好利用啦!

    「既然二哥这么说,那就算了。」

    「谢谢三弟。」诸葛尚卿拱手道谢。

    「谈完了?」诸葛尚风开口。「谈完了换我。三弟,皇上希望你能带巧儿回京一趟,他要见她。」

    「为什么要见她?太后人还在,我不想让巧儿进宫。」诸葛尚谕拒绝。

    「你要抗旨?」诸葛尚风不甚在意的问。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诸葛尚谕耸耸肩。他就是要抗旨,反正皇上也不敢拿他怎样。「大哥,请你转告皇上,先皇想见都得亲自来这里,更遑论是皇上。要见妹妹就自已来醉仙人,我们恭迎大驾。」

    点了点头,诸葛尚风起身离席。「那就这样了。」

    诸葛尚谕好奇问:「大哥,你要去哪里?」

    「去新房。」找那个蠢女人。

    「嘎?!」诸葛尚谕楞了楞,欸,他才是新郎耶8等等我,我也要回房。」

    「有了美人忘了兄弟,我还是喝我的仙人醉好了。」诸葛尚卿咕哝道。反正大家抢着喝仙人醉,才不在乎新郎官有没有敬酒呢!

    新房里,粟巧儿头盖不等新郎官来掀,早就自己掀开丢在一边,和申子芸母子一起吃吃喝喝。

    「真要走?」粟巧儿喝了一口仙人醉,再替申崇仁夹了一块红烧肉。

    「真要走。」申子芸坚定的说。

    「诸葛尚风就在前头喝喜酒,我不认为妳走得掉。」

    「所以我需要妳的帮忙。」申子芸怎会不知。

    粟巧儿直截了当的拒绝。「不要。」

    申子芸没料到她会拒绝,一时慌了手脚。「巧儿?!」

    「逃避不是办法,自从我知道过去的真相后,我有了深刻的体认。子芸,我不知道当初妳为什么会逃离他,但是我见他对妳应是有情,妳何不和他面对面的谈一谈?」

    「不用谈,巧儿,我和他之间有很多障碍,那些障碍是不可能跨越的,为了他好,我必须离开。」

    「妳确定妳的离开对他是好的吗?」

    「当然。」

    「妳不是他,妳怎能确定?」

    「我……」

    「子芸,妳不能替他做决定,想想崇仁吧,妳明知道他渴望一个爹,妳怎能忍心分开他们?」粟巧儿望着假装专心用膳的申崇仁。「妳好好的想一想吧!」

    「不用想了。」新房的门被推开,诸葛尚风冷酷的跨进房,一手抓住申子芸。「跟我回去。」

    「不要,放开我!」申子芸不断挣扎。

    「麻烦!」诸葛尚风干脆直接点了她的昏穴,打横将她抱起。然后偏头望向紧盯着他的申崇仁。「跟上来。」

    申崇仁立即跳下椅子,小手伸向前抓住诸葛尚风的衣襬。

    「不可以……」诸葛尚谕瞧见申崇仁的举动,惊恐的想阻止,却愕然发现向来不让任何阿猫阿狗近身的大哥,只是微恼的瞪向多嘴的他,对于他的碰触完全没有反应。

    「你有问题?」诸葛尚风冷冷的瞪着弟弟。

    「哦,没有,完全没有。」诸葛尚谕呵呵干笑。好吧!他才是阿猫阿狗,崇仁可是大哥的儿子。

    「自己保重。」诸葛尚风淡淡的说完,带着妻儿离去。

    「呼……」见他们离开,粟巧儿吁了一口长气。

    这诸葛大哥也未免冷过头了,要是她才受
推荐阅读: 御美宝典 恰似寒光遇骄阳 帝王攻略 爹地的宝宝 禁恋 重生之老公请接招更新中 迷性【圣妖】 千年玄冰 我的女友 朽木充栋梁